【納稅爭議】涉案房屋原房主因借款糾紛被依法拍賣(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轉移至寧某名下,寧某以原房主為納稅人向地稅局交納個稅、增值稅、城建及教育費附加共13.83萬元。寧某以征收對象錯誤為由提起訴訟,兩審法院均認為原房主取得了涉案房屋拍賣款、屬于增值稅納稅義務人,且寧某在《拍賣成交確認書》亦簽名確認“對拍賣標的過戶費用、其他所涉稅等均由買受人自行承擔”,因此,辦理轉移登記時所產生的稅款應由買受人即寧某承擔,兩審法院對寧某主張均不予支持。:(2019)蘇01行終474號

上訴人寧高與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及行政復議一案的行政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9-11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行 政 判 決 書

(2019)蘇01行終47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寧高,性別××年××月××日生,××族。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住所地南京市秦淮區東白菜園**。

法定代表人曹雨晴,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局長。

出庭應訴負責人王辰,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林青,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高歌,江蘇致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住所地南京市秦淮區白下路**。

法定代表人文月壽,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局長。

出庭應訴負責人陳奇,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總會計師。

委托代理人夏亞非,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公職律師。

上訴人寧高因與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第二稅務分局(以下簡稱市第二稅務分局)、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南京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及行政復議一案,不服南京鐵路運輸法院(2018)蘇8602行初1820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六條的規定,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案外人魏繼春、孫燕青與金地集團南京置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地公司)簽訂商品房預售合同,買受南京市雨花臺區新湖大道8號金地自在城第七街區3幢303室的房屋(以下簡稱涉案房屋)。付款方為孫燕青、魏繼春的《銷售不動產統一發票》上載明房屋面積為118.8平方米,購房款為1135723元。孫燕青、魏繼春購買涉案房屋后,未辦理不動產產權登記。后因魏繼春、孫燕青與銀行的借款糾紛,涉案房屋被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鼓樓法院)拍賣。拍賣前,鼓樓法院發出《拍賣公告》,公告中載明了拍賣時間、拍賣標的、競買人條件、咨詢時間、拍賣方式等內容,其中第七條載明:“標的物過戶登記手續由買受人自行辦理,所涉及的一切稅、費及可能存在的物業費、水、電、有限電視、衛生費、燃氣費等欠費均由買受人自行解決并自行核實;交付房屋時造成的費用由買受人自負……”。

2017年4月4日,寧高通過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以最高價競得涉案房屋,成交價為220萬元。2017年4月27日,寧高與鼓樓法院簽訂《拍賣成交確認書》,包括:確認寧高拍得涉案房屋的事實;明確寧高在拍賣前已認真閱讀《拍賣公告》等公示材料,自愿履行上述材料的相關規定;明確對拍賣標的過戶費用、其他所涉稅等均由買受人自行承擔等內容。2017年5月3日,鼓樓法院作出(2016)蘇0106執3945號《民事裁定書》及《協助執行通知書》,裁定將涉案房屋過戶登記至寧高名下,由南京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協助執行辦理過戶登記事項。

2017年5月22日,寧高至原江蘇省南京地方稅務局征收稅務局第八稅務所(以下簡稱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辦理了納稅申報,寧高以孫燕青為納稅人向南京地稅局第八所交納個人所得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增值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共計138285.72元。2018年7月4日,寧高向原江蘇省南京地方稅務局(以下簡稱原南京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原南京地稅局于當日受理,并向被申請人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發出《行政復議提出答復通知書》。因在行政復議期間,原南京地稅局及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正進行機構改革且案情較為復雜,原南京地稅局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延長復議期限30日的決定并告知寧高。2018年9月26日,南京市稅務局告知寧高因機構改革,南京市區涉房交易稅收的征收管理工作由市第二稅務分局負責,復議案件的被申請人變更為市第二稅務分局,復議機關變更為南京市稅務局。

經過調查核實,南京市稅務局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寧稅復決字[2018]00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以下稱涉案復議決定),維持涉案稅收繳款書確定的征收行為。寧高不服,提起本案訴訟。

另查明,2017年6月16日,寧高以原南京地稅局為被申請人向南京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2017年7月27日,南京市人民政府以被申請人不適格為由,駁回寧高的行政復議申請。2017年8月3日,寧高以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和南京市人民政府為被告向南京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南京鐵路運輸法院作出(2017)蘇8602行初1312號裁定,以申請不符合受理條件、起訴未經前置復議程序為由裁定駁回寧高的起訴。寧高不服,上訴至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蘇01行終996號《行政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2017年10月17日,寧高以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為被申請人,向原南京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請求撤銷涉案稅收繳款書所涉征收決定。原南京地稅局經審查,認為法院已經受理寧高就同一事實提起的行政訴訟,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寧地稅征復決字〔2017〕00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駁回寧高的行政復議申請。寧高不服,訴至南京鐵路運輸法院,南京鐵路運輸法院于2018年3月29日作出(2017)蘇8602行初2005號《行政判決書》,認為寧高向原南京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之前,已就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征收稅款一事向南京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并在一審裁定后提起了上訴。上訴過程中,再次就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征收稅款一事向原南京地稅局提起行政復議申請,屬于就同一事實在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訴訟后又申請復議的情形,不符合行政復議的受理條件,判決駁回寧高的訴訟請求。寧高提起上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21日作出(2018)蘇01行終339號《行政判決書》,判決駁回寧高的上訴,維持原判。

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第一款規定,國務院稅務主管部門主管全國稅收征收管理工作。各地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應當按照國務院規定的稅收征收管理范圍分別進行征收管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根據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要求和國家稅務總局的統一部署,成立南京市稅務局,南京市稅務局下設7個派出機構,其中南京市區范圍內涉房交易稅費的征收管理工作由市第二稅務分局負責。故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的職權由市第二稅務分局繼續行使。寧高不服涉案稅收繳款書,市第二稅務分局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涉案房屋在拍賣前,鼓樓法院發布的《拍賣公告》明確標的物過戶登記所涉及的一切稅、費等費用均由買受人自行解決并自行核實。寧高競得涉案房屋后,其與鼓樓法院簽訂的《拍賣成交確認書》中亦明確“對拍賣標的過戶費用、其他所涉稅等均由買受人自行承擔”。因此,涉案房屋辦理轉移登記時,所產生的相應稅款應由買受人即寧高承擔。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涉案稅收繳款書確定的征收行為是否合法,即稅務機關對孫燕青征收增值稅、個人所得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稅款共計138285.72元是否具有法律依據。《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服務、無形資產或者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為增值稅納稅人,應當按照本辦法繳納增值稅,不繳納營業稅。《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所附《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中規定,轉讓建筑物有限產權或者永久使用權的,轉讓在建的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所有權的,以及在轉讓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時一并轉讓其所占土地的使用權的,按照銷售不動產繳納增值稅。寧高認為孫燕青、魏繼春未通過登記獲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權,故不應當繳納涉案稅款。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七條規定:“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在分割共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等案件中作出并依法生效的改變原有物權關系的判決書、裁決書、調解書,以及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拍賣成交裁定書、以物抵債裁定書,應當認定為物權法第二十八條所稱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本案中,孫燕青、魏繼春從金地公司購買了涉案房屋,后因借款糾紛,涉案房屋被依法拍賣。鼓樓法院作出的(2016)蘇0106執3945號《民事裁定書》明確拍賣的系孫燕青、魏繼春所有房屋,并裁定將涉案房屋過戶登記至寧高名下。因此,寧高通過競拍取得魏繼春、孫燕青的涉案房屋,市第二稅務分局對涉案房屋的轉移征收增值稅,符合上述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財產轉讓所得,應納個人所得稅。該法第六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財產轉讓所得,以轉讓財產的收入額減除財產原值和合理費用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五條第(三)項規定,轉讓中國境內的建筑物、土地使用權等財產或者在中國境內轉讓其他財產取得的所得,不論支付地點是否在中國境內,均為來源于中國境內的所得。本案中,鼓樓法院將魏繼春、孫燕青所有的房產進行了拍賣,通過拍賣及后續程序,涉案房屋轉移登記至買受人名下,所得拍賣款項用于清償魏繼春、孫燕青的債務,魏繼春、孫燕青實質上取得了財產轉讓所得,應按照上述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征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江蘇省人民政府關于調整地方教育附加等政府性基金有關政策的通知》(蘇政發〔2011〕3號)的要求,市第二稅務分局以增值稅稅額為基數乘以相應的稅率對孫燕青征收城市維護建設費、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符合上述規定。

根據《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對被撤銷的稅務機關在撤銷以前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繼續行使其職權的稅務機關的上一級稅務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案中,原南京市區范圍內涉房交易稅費的征收管理工作由市第二稅務分局承繼,南京市稅務局作為市第二稅務分局的上級機關,具有對本案涉案稅收繳款書進行復議的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三十一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應當自受理申請之日起六十日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但是法律規定的行政復議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況復雜,不能在規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經行政復議機關的負責人批準,可以適當延長,并告知申請人和被申請人;但是延長期限最多不超過三十日。本案中,寧高于2018年7月4日向原南京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原南京地稅局于當天立案受理,并書面通知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提出答復。2018年8月23日,原南京地稅局依法作出延長復議期限30日的決定,并告知寧高。2018年9月27日,南京市稅務局作出涉案復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

綜上,寧高要求撤銷市第二稅務分局作出的涉案稅款繳納書并退回其繳納的稅款138285.72元以及撤銷南京市稅務局作出的涉案復議決定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寧高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寧高負擔。

上訴人寧高上訴稱,鼓樓法院作出的(2016)蘇0106執3945號《民事裁定書》雖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七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拍賣成交裁定書,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的“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法院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的情形。但在該《民事裁定書》作出前,涉案房屋物權屬于金地公司,魏繼春、孫燕青既沒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條的規定對涉案房屋進行登記,也不符合該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的情形。換言之,2015年5月3日之前魏繼春、孫燕青享有的是債權而不是物權。自2015年5月3日起,涉案房屋的物權根據上述《民事裁定書》的內容發生了變更和轉讓,受讓方是上訴人而不是魏繼春、孫燕青。因此,涉案房屋的物權由金地公司轉移至上訴人。因孫燕青并沒有涉案房屋的轉讓資格,征收對象應為金地公司而不是孫燕青,故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的涉案征收行為錯誤。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請求:1.撤銷(2018)蘇8602行初1820號行政判決;2.改判支持上訴人的一審訴訟請求;3.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被上訴人市第二稅務分局辯稱,一、被訴行政行為認定事實清楚。魏繼春、孫燕青于2013年與金地公司簽訂了《商品房預售合同》,買受涉案房屋,并在市房產管理部門進行了合同備案和房產預告登記,雙方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且魏繼春、孫燕青已向金地公司支付了全部房款并取得銷售不動產發票,金地公司向魏繼春、孫燕青交付了房屋。因此,魏繼春、孫燕青雖未通過登記取得房產證,但已取得涉案房屋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所有權利。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就魏繼春、孫燕青名下涉案房屋拍賣所得,認定魏繼春、孫燕青為涉案房屋的增值稅納稅義務人,并要求其繳納相關稅金及費用,符合法律規定。本案涉訴房屋產權系因司法拍賣而轉移,《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之日即為增值稅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納稅人魏繼春、孫燕青自《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之日具有增值稅納稅義務,并應同時繳納相關稅金及費用。魏繼春、孫燕青取得了相應的拍賣款項,用以抵償魏繼春、孫燕青的債務,應該認定為魏繼春、孫燕青取得了財產轉讓所得,因此魏繼春、孫燕青應繳納個人所得稅。二、被訴行政行為適用法律、法規正確。魏繼春、孫燕青簽訂了《商品房預售合同》,并在房管部門辦理了備案和房產預告登記,法院通過司法拍賣將原購房人名下的房產進行了變賣,這一系列行為均屬于增值稅及個人所得稅征稅范圍。本案納稅人魏繼春、孫燕青自《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之日具有增值稅納稅義務,并應同時繳納附加稅費及個人所得稅。因此,被訴征稅行為符合《營業稅改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等相關規定。三、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判決適用法律正確。綜上,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南京市稅務局答辯稱,上訴人向原江蘇省南京地方稅務局征收稅務局(簡稱原地稅征收局)書面申請行政復議。原地稅征收局于當日予以受理。因在行政復議期間,原南京市國家稅務局和原南京地稅局正進行機構改革且案情較為復雜,原地稅征收局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延長復議期限30日的決定并告知上訴人。2018年9月26日,南京市稅務局告知上訴人因機構改革,南京市區涉房交易稅收的征收管理工作由市第二稅務分局負責,復議案件的被申請人變更為市第二稅務分局,復議機關變更為南京市稅務局。經復議審查,魏繼春、孫燕青雖未辦理產權登記,但該房屋已被法院確認為其名下房產,并經司法拍賣獲得了經濟利益,該行為屬于稅法規定的增值稅征稅范圍。按照稅法關于增值稅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的規定,魏繼春、孫燕青自《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的繳款并辦理交付手續之日即具有增值稅納稅義務。同時應繳納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等附加稅費。此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6)108號)、《南京市地方稅務局轉發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寧地稅發(2006)181號)的規定,魏繼春、孫燕青應按照財產轉讓項目繳納個人所得稅。稅務機關征收上述稅款于法有據。上訴人承擔他人稅款的行為屬于自愿履行司法拍賣確定的義務,并不違反稅收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據此,南京市稅務局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涉案復議決定,維持涉案稅收繳款書確定的征收行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訴人寧高向本院提起上訴后,原審法院已將各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隨案移送本院。本院經審查,原審法院對各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審核、認證,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確認。

原審判決查明事實中關于“2018年7月4日,原告向原南京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的表述欠準確,應為“2018年7月4日,原告向原南京地稅局征收稅務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對此,本院予以糾正。對原審判決查明的其他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中,被上訴人南京市稅務局委托代理人述稱,2018年7月5日,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的統一安排和部署,原南京市國家稅務局與原南京地稅局合并成立新的南京市稅務局。2018年7月5日之前,原地稅征收局是原南京地稅局的派出機構,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是原地稅征收局的派出機構。南京市稅務局2018年7月5日掛牌成立之后,原地稅征收局撤銷,其職責由市第二稅務分局承繼,市第二稅務分局不再設立派出機構。上訴人寧高對被上訴人南京市稅務局的以上陳述不持異議。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第一款規定,國務院稅務主管部門主管全國稅收征收管理工作。各地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應當按照國務院規定的稅收征收管理范圍分別進行征收管理。該法第十四條規定,本法所稱稅務機關是指各級稅務局、稅務分局、稅務所和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本案中,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對其管轄范圍內的涉房交易稅費具有征收管理并作出涉案稅費征收行為的法定職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由于機構改革,原地稅征收局和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撤銷后,其職權由市第二稅務分局繼續行使,故市第二稅務分局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服務、無形資產或者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為增值稅納稅人,應當按照本辦法繳納增值稅,不繳納營業稅。該辦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簡易計稅方法的銷售額不包括其應納稅額,納稅人采用銷售額和應納稅額合并定價方法的,按照下列公式計算銷售額:銷售額=含稅銷售額÷(1+征收率)。該辦法所附《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中規定,轉讓建筑物有限產權或者永久使用權的,轉讓在建的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所有權的,以及在轉讓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時一并轉讓其所占土地的使用權的,按照銷售不動產繳納增值稅。《納稅人轉讓不動產增值稅征收管理暫行辦法》第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個人轉讓其購買的住房,按照有關規定全額繳納增值稅的,以取得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為銷售額,按照5%的征收率計算應納稅額。本案中,寧高通過競拍取得魏繼春、孫燕青的涉案房屋并支付了拍賣款項,涉案房屋通過司法拍賣成交。上述拍賣成交符合《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規定的轉讓不動產的情形,屬于應按照銷售不動產繳納增值稅的應稅行為,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適用簡易計稅方法,以不包括應納稅額的銷售額,即涉案房屋拍賣價2200000元÷(1+0.05)=2095238.1元,按照5%的征收率計征涉案房屋轉讓增值稅104761.9元,符合上述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第(九)項規定,財產轉讓所得,應納個人所得稅。該法第六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財產轉讓所得,以轉讓財產的收入額減除財產原值和合理費用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五條第(三)項規定,轉讓中國境內的建筑物、土地使用權等財產或者在中國境內轉讓其他財產取得的所得,不論支付地點是否在中國境內,均為來源于中國境內的所得。《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三條規定,納稅人未提供完整、準確的范圍原值憑證,不能正確計算房屋原值和應稅額的,稅務機關可實行核定征稅,即按納稅人住房轉讓收入的一定比例核定應納個人所得稅稅額。具體比例由省級地方稅務局或省級地方稅務局授權的地市級地方稅務局在住房轉讓收入1%-3%的幅度內確定。寧地稅發[2006]181號《南京市地方稅務局轉發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一條明確,南京市執行《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三條關于核定征稅的具體比例,暫定為1%。本案中,涉案房屋通過司法拍賣成交,寧高支付的拍賣款項用于清償魏繼春、孫燕青債務,故應當認定魏繼春、孫燕青取得了涉案房屋轉讓所得,魏繼春、孫燕青應按照上述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在扣除增值稅稅額后,以涉案房屋銷售額2095238.1元作為應納稅所得額,按照1%稅率向魏繼春、孫燕青計征個人所得稅20952.38元,符合上述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第二條規定,凡繳納消費稅、增值稅、營業稅的單位和個人,都是城市維護建設稅的納稅義務人,都應當依照本條例的規定繳納城市維護建設稅。該條例第三條規定,城市維護建設稅,以納稅人實際繳納的消費稅、增值稅、營業稅稅額為計稅依據,分別與消費稅、增值稅、營業稅同時繳納。該條例第四條規定,納稅人所在地在市區的,稅率為7%。根據上述規定,城市維護建設稅是對繳納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的單位和個人,按照實際繳納上述“三稅”稅額的一定比例征收專門用于城市維護建設的一種稅收。本案中,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以220萬元競拍成交價中的增值稅稅額,即104761.9元作為計稅依據,按7%稅率計征城市維護建設稅7333.34元,符合上述規定。

《征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教育費附加,以各單位和個人實際繳納的增值稅、營業稅、消費稅的稅額為計征依據,教育費附加率為3%,分別與增值稅、營業稅、消費稅同時繳納。《江蘇省人民政府關于調整地方教育附加等政府性基金有關政策的通知》規定,地方教育附加征收范圍統一為我省境內所有繳納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以下簡稱“三稅”)的單位和個人,包括外商投資企業、外國企業及外籍個人。地方教育附加征收標準由實際繳納“三稅”稅額的1%提高到2%。本案中,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根據上述規定,以220萬元競拍成交價中的增值稅稅額,即104761.9元作為計征依據,按3%、2%的征收標準分別計征教育附加3142.86元和地方教育附加2095.24元,符合上述規定。

《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增值稅納稅義務、扣繳義務發生時間為:納稅人發生應稅行為并收訖銷售款或取得索取銷售款憑據的當天;先開具發票的,為開具發票的當天。收訖銷售款項,是指納稅人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過程中或者完成后收到款項。取得索取銷售款項憑據的當天,是指書面合同確定的付款日期;未簽訂書面合同或者書面合同未確認付款日期的,為服務、無形資產轉讓完成的當天或者不動產權屬變更的當天。根據上述增值稅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的規定,魏繼春、孫燕青自《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的繳款并辦理交付手續之日即具有增值稅納稅義務。《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四條規定,為方便出售住房的個人依法履行納稅義務,加強稅收征管,主管稅務機關要在房地產交易場所設置稅收征收窗口,個人轉讓住房應繳納的個人所得稅,應與轉讓環節應繳納的營業稅、契稅、土地增值稅等稅收一并辦理;稅務機關暫沒有條件在房地產交易場所設置稅收征收窗口的,應委托契稅征收部門一并征收個人所得稅等稅收。《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第三條規定,城市維護建設稅與增值稅同時繳納。《征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教育費附加與增值稅同時繳納。根據上述增值稅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的規定和個人轉讓住房征收個人所得稅應與轉讓環節應繳納的營業稅、契稅、土地增值稅等稅收一并辦理的規定,以及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與增值稅同時繳納的規定,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在對涉案房屋轉讓征收增值稅的同時對魏繼春、孫燕青征收個人所得稅、城市維護建設費、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符合上述規定。

關于上訴人提出稅費征收對象應為金地公司而不是孫燕青的問題。本院認為,《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服務、無形資產或者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為增值稅納稅人,應當按照本辦法繳納增值稅,不繳納營業稅。根據上述規定,增值稅納稅義務人應為銷售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根據《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所附《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中關于轉讓建筑物有限產權或者永久使用權的,轉讓在建的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所有權的,以及在轉讓建筑物或者構筑物時一并轉讓其所占土地的使用權的,按照銷售不動產繳納增值稅的規定,對建筑物轉讓征收增值稅不以不動產登記為必要前置條件。本案中,魏繼春、孫燕青與金地公司簽訂了《商品房預售合同》,買受涉案房屋,并在不動產登記部門辦理了預購商品房預告登記;鼓樓法院作出的(2016)蘇0106執3945號《民事裁定書》亦明確拍賣的標的物系孫燕青、魏繼春名下的涉案房屋;且通過司法拍賣程序,魏繼春、孫燕青實質取得了涉案房屋拍賣款用于清償自身的債務。因此,在稅收法律關系中,涉案房屋經司法拍賣,已從魏繼春、孫燕青轉移至上訴人名下,魏繼春、孫燕青取得了涉案房屋拍賣款,涉案房屋的流轉符合《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辦法》第一條規定的情形,魏繼春、孫燕青屬于該條規定的增值稅納稅義務人。上訴人關于征收對象錯誤的上訴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認定魏繼春、孫燕青為銷售不動產的納稅義務人并開具《稅收繳款書》。鼓樓法院在《拍賣公告》中載明,標的物過戶登記所涉及的一切稅、費等費用均由買受人自行解決并自行核實。上訴人在《拍賣成交確認書》亦簽名確認“對拍賣標的過戶費用、其他所涉稅等均由買受人自行承擔”。根據上述事實,可以認定上訴人在競拍之前有核實相關稅費的義務,并已知曉相關稅費由其承擔。因此,上訴人承擔他人稅費的行為應認定為自愿履行《拍賣成交確認書》確定的義務。上訴人替代納稅義務人繳納涉案稅費的行為,未違反稅收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對被撤銷的稅務機關在撤銷以前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繼續行使其職權的稅務機關的上一級稅務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案中,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撤銷后,其職權由市第二稅務分局繼續行使,南京市稅務局作為市第二稅務分局的上一級稅務機關,具有對涉案稅收征收行為進行復議的法定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應當自受理申請之日起六十日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但是法律規定的行政復議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況復雜,不能在規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經行政復議機關的負責人批準,可以適當延長,并告知申請人和被申請人;但是延長期限最多不超過三十日。本案中,寧高不服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作出的涉案稅收征收行為,于2018年7月4日向原地稅征收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原地稅征收局當日予以受理,并要求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提出答復并附相關證據、依據材料。因案情較為復雜且稅務機關正進行機構改革,原地稅征收局決定延長復議期限30日,并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延長復議期限通知書》送達上訴人。2018年9月26日,南京市稅務局告知上訴人因機構改革,復議案件的被申請人變更為市第二稅務分局,復議機關變更為南京市稅務局。寧高對復議被申請人及復議機關的變更不持異議。經過對案件事實和證據的審查,南京市稅務局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涉案復議決定,維持涉案稅收繳款書確定的征收行為,并將涉案復議決定書向寧高送達。南京市稅務局作出的涉案復議決定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的上述規定,行政復議程序合法。

綜上,原南京地稅局第八所作出的涉案稅收征收行為及南京市稅務局作出的涉案復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程序合法。寧高要求撤銷一審判決并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訟請求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寧高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陸俊騑

審判員  謝宇飛

審判員  李偉偉

二〇一九年九月五日

書記員  曹 潔

公 告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223c666b5b9149eda0d4aac5008feae5



2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這個案例和前幾日:(2017)蘇03行終493號徐州海杰商貿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徐州市稅務局 一案,結果大相徑庭
1月前
這個。。。。。這。。。。臥槽
1月前
這個案例和前幾日:(2017)蘇03行終493號徐州海杰商貿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徐州市稅務局 一案,結果大相徑庭
這個。。。。。這。。。。臥槽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2019年一波中特精准网站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