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3-2015年陳某掌控的兩家主體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支付貼點取得天津兩企業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539份,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8282萬元。一審判處陳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2019)浙10刑初34號

陳海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6-17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5b031036-a96c-4c45-9de9-aa6c00a46960

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浙10刑初34號

公訴機關浙江省臺州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陳海華,男,1978年3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溫嶺市,漢族,高中文化,經商,住溫嶺市。因本案于2018年4月19日被溫嶺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逮捕。現押溫嶺市看守所。

辯護人牟衛鵬,浙江靖霖(昆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浙江省臺州市人民檢察院以臺檢經刑訴(2019)1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陳海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9年3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臺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楊丹、代理檢察員盧佳楠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陳海華及其辯護人牟衛鵬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臺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8月至2015年6月間,被告人陳海華與潘某1(已判刑)事先商量,經人介紹,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溫嶺市振達廢舊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潘某1)和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陳海華),支付貼點取得天津億勤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和天津津旅物貿實業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539份,發票金額合計487171492.14元,稅額合計82819153.76元。上述539份份發票已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共計82819153.76元。被告人陳海華負責管理資金賬戶,以完成資金的虛轉。

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并出示了證人潘某1、程某1、林某1、王某1、黃某1、項某、丁某、陳某、潘某2、張某1、林某2等人的證言;銀行賬戶明細、增值稅專用發票、申報抵扣材料、入庫單、刑事判決書、行政處罰決定書、公司登記基本情況、前科劣跡查詢證明、戶籍證明、歸案經過、辨認筆錄以及被告人陳海華的供述等證據,認為被告人陳海華違反國家稅收管理法規,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要求依法予以判處。

被告人陳海華對起訴指控的第三節犯罪事實無異議,對起訴指控的第四節犯罪事實認為部分存在真實交易,但真實交易部分與虛開部分已無法區分,否認起訴指控的第一、二兩節犯罪事實。其辯護人認為認定陳海華、潘某1分別系溫嶺市振達廢舊回收有限公司、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股東缺乏證據,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與天津億勤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天津津物貿實業有限公司存在的虛開行為屬單位行為,其虛開金額應結合陳海華的辯解,在排除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作有利于陳海華的認定,陳海華能自動投案,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較輕,可認定為從犯,又系初、偶犯,建議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3年8月至2015年6月間,被告人陳海華與潘某1(已判刑)事先商量,經人介紹,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溫嶺市振達廢舊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潘某1,以下簡稱振達公司)和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陳海華,以下簡稱金某公司),支付貼點取得天津億勤金屬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勤公司)和天津津旅物貿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津旅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539份,發票金額合計487171492.14元,稅額合計82819153.76元。上述539份份發票已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共計82819153.76元。被告人陳海華負責管理資金賬戶,以完成資金的虛轉等。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1、2013年8月份至2014年2月份,被告人陳海華與潘某1(已判刑)經項某(已判刑)、丁某(已判刑)、黃某1(另案處理)等人介紹,以支付票面金額7.4%左右的貼點取得億勤公司虛開給振達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63份,發票金額合計47402720.64元、稅額合計8058462.51元。已全部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8058462.51元。

據以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黃某1的證言,證實其于2008年或2009年認識天津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王某2,后于2013年將丁某介紹給王某2認識,2014年下半年與丁某、王某2吃飯時結識潘某1,共分得介紹費八、九千元。其將農業銀行賬戶提供給丁某使用,賣票方將錢打入該賬戶后,其與丁某以本票或者現金的形式取出,再到澤國臺州商業銀行匯出,用于購買增值稅發票的流轉資金。

(2)證人項某的證言,證實2013年下半年,丁某經與潘某1聯系,稱潘某1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后丁某又聯系了黃某1,讓黃某1聯系天津開票方,黃某1反饋天津方開票價格為7%個點,后其與丁某、黃某1賣給潘某1的價格是7.4%,賺中間0.4%的差價。其一共收取兩筆介紹費,均由黃某1拿來。發票是其與丁某一起送到潘某1的藥店,送過一兩次。其與鄧某不認識,2014年3月19日、2014年4月25日、2014年4月23日由鄧某匯入其建設銀行賬戶的錢,是黃某1讓開票方天津億勤公司匯入,錢款其與黃某1、丁某三人分掉。

(3)證人丁某的證言,證實2013年,黃某1約其、項某、潘某1以及一個不認識的天津人在一起吃飯,席間談到潘某1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情。在取得潘某1所需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量后,經由其從黃某1處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并與項某將發票送到潘某1的藥店。

(4)證人程某1的證言,證實其是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和溫嶺市振達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的兼職會計。其根據公司每月送來的進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實物入庫單、銀行進出憑證、費用發票等票據資料做賬及進行納稅申報。來自億勤公司的63份發票主要由潘某1交其申報抵扣入賬。

(5)證人潘某1的證言,證實其系振達公司法人代表,振達公司于2009年開始注冊,至2013年已經無法經營,另外兩個股東退股。陳海華是金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3年下半年其與陳海華以口頭協議方式各自參股對方公司,股份雙方各半,會計是程某1。從2013年開始至2015年5、6月份振達公司讓億勤公司和津旅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其與陳海華商量過,億勤公司、津旅公司的發票均通過項某介紹王某2取得,億勤公司發票大多由項某讓丁貞裴送到其澤國五洲的回春堂大藥房,少量由王某2郵寄,津旅公司發票都是通過王某2郵寄。資金往來均由陳海華操作,振達公司和津旅公司間沒有真實貨物交易,其和陳海華讓潘某2聯系程某1偽造入庫單,發票均已抵扣。向億勤公司購買發票先由陳海華匯錢到其臺州銀行賬戶,再匯到振達公司賬戶,最后匯給億勤公司,之后項某將陳海華的私人賬戶發給億勤公司,億勤公司扣除費用后返回。其在2014年年初就將振達公司網銀和個人臺州銀行網銀交給陳海華處理。

(6)億勤公司銀行賬戶明細,證實該公司賬戶的資金往來情況。

(7)宋某、高某、魏某、張某2發、項某銀行賬戶明細、資金走向材料,證實宋某、高某、魏某、張某2發賬戶資金往來情況,其中2013年8月16日、8月20日,宋某帳戶轉給黃某1三筆款項。2013年8月16日,黃某1轉賬給陳海華帳戶兩筆款項,分別為2003655元、2200000元,合計420.3萬元。2013年8月28日,高某匯給陳海華1112090元,魏某匯給陳海華1700000元、2750000元,陳海華分別匯入潘某1賬戶1777310元、2750000元、2000000元、1112090元、2000000元。張某2發2013年8月1日至2014年12月21日期間銀行資金往來涉及億勤公司以及宋某、王某2、黃某2、鄧某等人。項某賬戶涉及與鄧某資金往來,其中2014年3月19日鄧某存入33744元、2014年4月23日存入16175元、2014年4月25日存入22200元。

(8)陳海華中國農業銀行的部分轉賬情況,證實2013年8月16日至2014年3月5日期間的資金進出情況,期間,有多筆大額資金轉入,轉入賬戶分別為黃某1、宋某、魏某、高某、張某2發,轉入款項通常當即就會全額轉向另一個帳戶,對應轉出賬戶一般為王某1、潘某1以及陳海華本人帳戶。

(9)振達公司臺州銀行明細、回單,證實2013年7月30日至2014年5月30日、2014年6月4日至2015年8月27日間振達公司的資金往來情況,涉及億勤公司、津旅公司以及潘某1等賬戶。

(10)明細賬、記賬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聯、抵扣聯、認證清單、入庫單、銀行對賬單等,證實億勤公司向振達公司開具了63張增值稅專用發票,該63張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抵扣。

(11)刑事判決書,證實潘某1、項某、丁某因本節犯罪事實已被溫嶺市人民法院科處刑罰。

被告人陳海華雖然否認本節指控,但潘某1證實陳海華參與向億勤公司購買增值稅發票一事,并證實振達公司與億勤公司間沒有真實貨物交易,且從資金流轉情況看,億勤公司回流給振達公司的資金通過陳海華的賬戶走賬,而陳海華對此無法作出合理解釋,故陳海華關于其不知道潘某1及振達公司讓億勤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辯解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2、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陳海華與潘某1經王某2(已判刑)介紹,以支付一定的貼點取得津旅公司虛開給振達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58份,發票金額合計239329927.38元,稅額合計40686087.62元。已全部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40686087.62元。

據以認定本節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潘某1證言,證實其與陳海華交叉持有振達公司和金某公司50%的股份,讓津旅公司為振達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王某2所介紹,振達公司與津旅公司間并無真實貨物交易,資金方面由陳海華操作,向某旅公司購買發票時間從2013年開始至2015年5、6月份結束,發票均由王某2郵寄過來,所購買的發票均已抵扣。

(2)證人潘某2證言,證實潘某1是其叔叔,2014年5月份左右其曾應潘某1要求根據潘某1提供的數據幫潘某1填寫過二、三十張入庫單,抬頭是天津津旅實業有限公司。溫嶺市振達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溫嶺市金強再生物資有限公司編號為0057352-0057360、0057241、0057242、0052813、0052815-0052819、0057315、0057301、0057302、0057304、0057306這些入庫單經潘某2確認均由其填寫。

(3)證人程某1證言,證實其是金某公司和振達公司的兼職會計。其僅憑公司每月送來的進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實物入庫單、銀行進出憑證、費用發票等票據資料做賬及進行納稅申報。振達公司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期間所取得的津旅公司258張增值稅發票均已抵扣。

(4)證人林某1證言,證實王某1是其外婆,其做匯票期間,以王某1名義在溫嶺市開立了民泰銀行、農業銀行和工商銀行的賬戶,王某1民泰銀行62×××50賬戶一開始是其本人在用,2014年初被陳海華借用,U盾、匯款都是陳海華控制和操作,此外,其臺州銀行62×××81賬戶包括U盾2013年初即放在陳海華處,后根據陳海華的要求銷戶,重新在臺州銀行辦理了6230399991003852320賬戶,卡與U盾均交給陳海華,并綁定陳海華139××××8888手機,后得知陳海華將其賬戶用于開增值稅發票的資金轉賬,便于2015年12月拿回。同時證實陳海華系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5)證人王某1證言,證實其系林某1外婆,林某1曾借用其身份證并將其接到溫嶺澤國民泰銀行開立了一個賬戶,相關儲蓄卡后被林某1拿走。

(6)證人陳某的證言,證實除金某公司及陳海華個人網銀賬戶交其操作外,王某1的民泰銀行、振達公司以及潘某1個人臺州銀行的網銀賬戶也由其管理。王某1民泰銀行賬戶里的款項全部是匯到潘某1的臺州銀行賬戶。通過振達公司賬戶向某旅公司匯款都是陳海華以短信和電話通知形式向其交代,潘某1也聯系過幾次讓其匯款給津旅公司。

(7)溫嶺市振達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天津津旅物貿實業有限公司、天津市聚享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天津卓創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武寧縣光極永輝工貿有限公司、南京騰克來貿易有限公司、南京閣易晨貿易有限公司、南京淼安貿易有限公司、昆山市慧龍五金機械有限公司、南京海味力貿易有限公司、九江市永生純工貿有限公司、九江市荷花工貿有限公司以及王某2、宋某、蔡某、李某、黃某2、鄧某、王某1、林某1、陳海華、潘某1等人的銀行賬戶明細、回單等,證實振達公司、津旅公司、陳海華、潘某1之間以及與上述公司及個人賬戶間的資金往來情況,可梳理出購票資金通過振達公司賬戶-津旅公司賬戶-關聯公司賬戶-鄧某賬戶-王某1賬戶-陳海華賬戶-潘某1賬戶-振達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津旅公司賬戶-關聯公司賬戶-鄧某賬戶-黃某2賬戶-王某2賬戶-陳海華賬戶-潘某1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津旅公司賬戶-關聯公司賬戶-鄧某賬戶-林某1賬戶-潘某1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津旅公司賬戶-關聯公司賬戶-黃某2賬戶-林某1賬戶-陳海華賬戶-潘某1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振達公司賬戶-津旅公司賬戶-關聯公司賬戶-蔡某賬戶-黃某2賬戶-林某1賬戶-陳海華賬戶-潘某1賬戶-振達公司賬戶等幾種途徑達成回流。

(7)明細賬、記賬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清單、申報表材料、入庫單、銀行對賬單、回單、購銷合同等,證實津旅公司向振達公司開具了258張增值稅發票的情況,以及該258張增值稅發票均已抵扣的事實。

被告人陳海華關于其未參與本節虛開事實的辯解與上述證據反映的內容不符,不能成立。

3、2014年上半年,被告人陳海華、潘某1以支付一定的貼點取得億勤公司虛開給金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發票金額合計4784209.40元、稅額合計813315.60元,已全部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813315.60元。

據以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潘某1證言,證實其與陳海華互相參股對方公司,向億勤公司、津旅公司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一事是其與陳海華合作在搞,金某公司也在沒有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億勤公司購買過增值稅專用發票,所購買的增值稅發票均已申報抵扣入賬。

(2)證人程某1的證言,證實其是振達公司和金某公司的兼職會計,金某公司共取得天津億勤公司開具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5張,均已抵扣入賬。

(3)天津市億勤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銀行賬戶明細、陳海華民泰銀行銀行賬戶部分明細、張某2發銀行明細、鄧某銀行明細、王某1民泰銀行銀行賬戶明細、銀行資金空轉示意圖,證實2014年3月19日,以陳海華賬戶-金某公司賬戶-億勤公司賬戶-張某2發賬戶-鄧某賬戶-王某1賬戶-陳海華賬戶的模式進行資金空轉,涉及金額分別為300萬元、259.7525萬元。

(4)金某公司向億勤公司購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入庫單、申報抵扣資料,證實億勤公司向金某公司開具的5張增值稅發票均已抵扣。

(5)被告人陳海華供述,證實金某公司財務是其負責,其向億勤公司以6點幾至7個點購買增值稅發票5張,采取金某公司向億勤公司匯款,億勤公司將款打入相關私人賬戶,相關私人賬戶再將款項打入其賬戶的方式最終實現資金回流。所購增值稅專用發票已交程某1抵扣。

4、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陳海華與潘某1經王某2介紹,以支付一定的貼點取得津旅公司虛開給金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13份,發票金額合計195654634.72元,稅額合計33261288.03元,已全部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33261288.03元。

據以認定本節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陳某證言,證實陳海華系金某公司的法人代表,金某公司的資金由陳海華自己負責管理,但是公司賬戶網銀以及陳海華個人賬戶網銀、王某1民泰銀行網銀、潘某1臺州銀行網銀(U盾)均放在其處由其操作,金某公司向天津方面的公司匯款最多的是津旅公司,還有是天津泰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2)證人潘某1證言,證實其與陳海華互相參股對方公司,兩個公司向億勤公司和津旅公司購買發票的時間從2013年開始至2015年5、6月份結束,并無真實貨物交易,向億勤公司、津旅公司開票均是其和陳海華合作一起在搞,所購買的發票均已抵扣。

(3)證人潘某2證言,證實2014年5月份左右按潘某1要求填寫了振達司、金某公司的22張入庫單。

(4)證人程某1的證言,證實其是金某公司和振達公司的兼職會計,憑兩公司每月送來的進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實物入庫單、銀行進出憑證、費用發票等票據資料做賬及納稅申報。金某公司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期間,取得津旅公司213張增值稅發票,該213張增值稅發票均由陳海華交其用于抵扣。

(5)溫嶺市金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天津津旅物貿實業有限公司、天津市聚享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天津卓創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武寧縣光極永輝工貿有限公司、南京騰克來貿易有限公司、南京閣易晨貿易有限公司、南京淼安貿易有限公司、昆山市慧龍五金機械有限公司、南京海味力貿易有限公司、九江市永生純工貿有限公司、九江市荷花工貿有限公司以及王某2、蔡某、李某、林某1、黃某2、鄧某、王某1、陳海華、潘某1等人的銀行賬戶明細、資金回流圖,證實被告人陳海華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取資金空轉方式掩蓋其向某旅公司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的事實。

(6)金某公司與津旅公司明細賬、記賬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認證清單、通知書、申報資料、入庫單、銀行對賬單、回單、銀行明細、購銷合同、運輸發票等,證實金某公司從津旅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認證并已用于抵扣的事實。

被告人陳海華在庭審中雖然辯解本節所涉增值稅專用發票有一部分存在真實貨物交易,但無法提供與津旅公司間有生意往來的任何實據,且該辯與潘某1的供述及資金回流情況不符,故其辯解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此外,認定本案事實的證據尚有:

(1)公司基本情況,證實金某公司和振達公司的基本情況,其中金某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18日,陳海華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

(2)億勤公司相關責任人員因涉及向其他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科處刑罰的相關材料。

(3)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證實振達公司于2011年被稅務機關處罰的事實。

(4)增值稅專用發票,證實億勤公司及津旅公司為振達公司、金某公司所開具的相關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張數及票面額。

(5)證人張某1證言,證實振達公司于2009年2月成立,至2014年間股東成員有其與潘某1、林某3,期間其曾替潘某1偽造過從天津公司開過來的增值稅發票的入庫單。

(6)證人林某2證言,證實其與潘某1、張某1等人一同參股振達公司,后因公司運營不好其于2013年年初退股,直到2014年5、6月份清賬。

(7)證人程某2證言,證實振達公司及金某公司的稅務代理業務均是其接來后讓程某1做,稅務代理的賬就是專門應付稅務部門的賬。

(8)常住人口查詢、歸案經過,證實被告人陳海華的身份情況及到案情況。

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本院認為,被告人陳海華違反國家稅收管理法規,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關于辯護理由,經審理認為:(1)金某公司的設立是在2013年11月中旬,2014年1月開始即讓津旅公司及億勤公司為自己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至2015年6月份,涉及稅額便達3300多萬元,被告人陳海華雖然辯解與津旅公司之間存在著貨物交易,但卻提供不出任何一單交易依據,故可認定金強公司就是為了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而設立的公司。陳海華的辯護人關于金某公司讓億勤公司、津旅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應認定為單位行為,屬單位犯罪的辯護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2)振達公司、金某公司、潘某1的個人賬戶均由被告人陳海華掌控,通過這些賬戶進行資金空轉的操作也主要由被告人陳海華負責完成,被告人陳海華又是犯罪結果的實際獲益人之一,故其在共同犯罪中并不處于從屬地位;被告人陳海華雖能主動投案,但一直避重就輕,對犯罪事實不作如實供述。故辯護人關于被告人陳海華在共同犯罪中起輔助作用,可認定為從犯,且能真誠悔罪,要求對其從輕處罰的辯護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七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陳海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二、向被告人陳海華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74760691.25元,上繳國庫,責令被告人陳海華對(2016)浙1081刑初2060號刑事判決的第(四)項承擔共同退賠責任。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 判 長  張虎林

審 判 員  沈建宇

人民陪審員  徐仙富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日

本件和原件核對無異

代書 記員  嚴亞飛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2019年一波中特精准网站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大力稅手ios下載

大力稅手安卓下載

29.9元直接咨詢大力稅手App 掃碼下載